APP下载

长风破浪会有时——【专访】“长空学者”国际青年科学家高端论坛

2019-05-13

长风破浪会有时——【专访】“长空学者”国际青年科学家高端论坛
                                             ————暨第十届“引凤工程”活动
前言:在这次论坛的采访中,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学者在谈到对学校的期待时,都没有对物质、住房、保障等提出严苛的要求,而是更加关心平台的搭建和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大多数人都不喜欢“稳妥”和“一成不变”,富有冒险精神的他们,希望去做一些更有挑战性的事情。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纳米科学研究所教授 刘衍朋
我一直坚信,每个人都需要至少一位人生道路上的领路人来指引方向,很幸运,5年前,我遇到了这样一位人生导师,从而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 在国外的这几年对我来说算是如鱼得水,经历过最初的适应期,我已经在自己的科研领域找到了方向,并取得了一些还算满意的成果,五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我遇到了南航的郭万林院士,他渊博的学识和独特的观点深深折服了我,让我也意识到自己思维方式的局限,由此,我和郭万林院士、和南航正式结缘。于是我婉拒了多家海外高校的邀请,毅然决定收拾行囊加入南航大家庭。我始终坚信,不要在该奋斗的年龄选择安逸,敢于尝试,勇于突破,总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郭院士的鼓励也给了我乘风破浪前行的勇气。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近些年的发展突飞猛进,对人才的重视程度也史无前例,加上极具吸引力的地方和学校人才计划,提供了与国际接轨的发展平台,解决了海外青年人才回国的后顾之忧,所以现在是青年人才回国的最好时机。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是我对自己的勉励和要求,选定一个目标,就心无旁骛的去完成,“不忘初心”是郭院士教给我的,也是值得所有人谨记在心的行为准则。
香港城市大学 杨旭明
我在香港即将迎来博士毕业,站在人生最关键的十字路口,毕业后的去向是我首先要决定的事,我有过很多构想,比如去海外做博后、进企业、去高校或研究院所,但最终还是倾向于进高校带学生,专心做导师,南航的论坛邀请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在南航的这段时间,有两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一是南航老师们对青年学者的关心和周到的服务,还有一个就是南航优美的环境和精致的餐饮,这些细节上的人文关怀让我非常感动,南航从师资水平到科研平台,从薪资待遇到职业发展,在同等高校里都有很强的竞争力,非常适合我的个人发展。而学校对青年学者也非常重视,提供的平台、待遇和支持条件让我感受到了南航的诚意。 就我个人而言,我选择学校最关心的地方在于是否能给我足够的技术支持和经济支持,技术支持包括平台著名学者的专业支持和实验设施配置,经济方面包括薪资水平和职业晋升,这样说起来好像并不简单,我期待找到一个很好的平台,既能完成我有初步结果但未竟的科研想法,又能接触到新的课题新的技术,拓展自己的能力和领域,南航在这两方面都能提供很大的支持力度。 国家和学校都希望海归学子能大有作为,能创造具有突破性的基础研究或者成功的产业化研究,这种期待和重视给青年学者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是这样的压力往往也造就了更优秀的人才。我刚开始读硕士的时候,没想过以后会读博士,博士入学后也没想到能取得现在的成果。我没想好关于人生长远的固定规划,因为我相信两三年后的我又是一个全新的我,会有新的视野和格局。人生不能一成不变,都是在不断变化中取得突破。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李博士
我在国外呆了有10年的时间,有一个国内的老师几次邀请我回来看看,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回国寻求机遇,但令我惊讶的是国内的发展速度日新月异,已经和国际接轨,达到了很高的水准,所以我做出了回国的决定。 我有去几家学校都考察过,南航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在航空航天领域的专业性处于数一数二的位置,我自己研究的方向是偏民用的太阳能电池这一类,而航天器上的太阳能材料是非常昂贵的,我想,如果可以把这两样结合起来,也许会是一个新的突破,我对于这个方向的研究非常感兴趣,在这个过程中,也可以学到新的东西,未来我也希望能在新能源领域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合适的位置,开展自己喜欢的研究。 我之前从欧洲到美国学习工作,压力相比之下大了很多,而我回国这段时间发现,国内的节奏其实比美国要更快一些,也就意味着压力更大,但是我很喜欢有压力的环境,我很喜欢做突破性的事情。我听说,南航对国外回来的教授有着很包容的心态,在生活习惯、工作上需要磨合的时候,都会给予更大的耐心和帮助,也会有专门实训的课程,带我们入门,度过刚回国的迷茫期,我也感受到了南航师生的友善关心和热情服务,让我觉得像回家一样。
香港科技大学 计算流体力学 刘畅
我们的国家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越来越重视科研,科研环境、科研经费、学校和国家的支持力度非常大。所以我觉得回国做科研是有必要的,南航的平台和未来的机会也很多,在我看来,南航是我回国非常好的选择。 在南京的这几天,我深深的喜欢上了这座城市的环境和人文底蕴,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和气,不急躁,不焦虑,这是我一直以来喜欢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做科研,一定会更有效率。我认为做学术研究的人,不管在哪个城市都是做科研的,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各有利弊,虽然科研工作交流很重要,但是自己的努力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二线生活压力会比较小,那么放在科研上的比重就会更大,现在信息交流和交通也都很方便,所以二线城市并没有什么局限的地方。南航对海外学子的政策算是非常优厚了,你不会为了买房和家人孩子的问题焦头烂额,南航会解决你所有的后顾之忧,我是一个不甘平庸的人,不管在哪里,我都愿意不断挑战自己,突破极限,做出更漂亮的成果。
荷兰莱顿大学物理系 尹春海
当初我出国,是受国家公派留学基金出国留学的,我很感激国家能给我这样的机会,也一直希望学成归来报效祖国,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很希望可以为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中国认识到了人才对于发展的重要性,越来越重视人才的引进,也对海外人才抱有很大的期待,这对我们在海外的中华儿女来说,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我们在海外学习就是为了能够为祖国服务,也真心希望祖国能繁荣富强。 这次来到南航,老师和学生们亲切的接待和服务、真诚的帮助让我倍感暖心,而南航本身对于人才的优待政策和服务也非常完善。目前我还是准备再做一段时间的博后,更加拓宽自己的视野,将来更好的服务社会,等回国后,也期待能够找到一个适合我发展的平台,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南航人事处孙建红处长
孙处长在接收未名海外人才网采访时谈到论坛筹备时间的选择问题,他说,南航对于人才的渴求并不仅仅是这两次论坛开展的时候,而是存在于一年中的每一天,之所以一年举办两次,主要是结合海外人员的学术规律来办的,这个时间段是暑假和毕业季,我们希望在这样一个时期给海外优秀学者更多的选择,国家发展的太快,江苏发展的也太快,现在的形势,用“时不我待”来形容更加贴切。 孙处长还解释了这一届论坛不同于往届规模的原因,他表示,这次论坛相比于前几届的大规模,显得缩水很多,主要是因为这次是聚焦主要学科,面向需要的空缺进行定点招人,门槛更高,也更精准。 南航在人才培养和引进中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孙处长介绍,对于刚回国的海外人才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发展问题,南航在他们的发展上倾注了更多的心血,比如回国以后会介绍他们进一些团队,在接洽合作的时候提供帮助,也更多的关注到他们的生活层面,不仅有高额的工资待遇和住房津贴,甚至关注到子女上学的问题,从学校层面、学院层面、学科层面和团队层面都做了比较细致的工作,南航也同样重视人才的发展,为他们搭建一个更好更大的科研平台,想留住人才,光有待遇是不行的,核心工作还是要为他们的发展助推、助力。 人生的很多时机其实很重要,我当时回国的时候,我的导师也和我说让我抓住时机回国发展,好的选择甚至可以改变你的一生,第二也要有更好的、更系统的学术、人生的规划,咬定青山不放松,遇到挫折的时候要坚持不懈,不忘初心。
江苏省政协副秘书长、致公党江苏省委副主委 米其智
会后,江苏省政协副秘书长、致公党江苏省委副主委米其智接受了未名海外人才网的独家采访,他首先介绍了引凤工程的发展情况和致公党江苏省委的相关政策,引凤工程(全称“海外留学人员江苏行考察联谊活动”) . 是由中国致公党中央留学人员委员会、中国致公党江苏省委员会主办,安生文教交流基金会协办,以海外博土及高层次人才为对象,以服务海外留学人员创新创业为宗旨,邀请组织赴江苏参观考察及与用人单位开展对接交流的公益活动。米主委还谈到,自2009年始,已成功举办九届江苏行考察联谊活动,邀请了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千位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国考察,其中400余位博土、学者、创业人员回国发展。 结尾:上到国家,下到个人,所有的发展都需要强大的动力,而这动力是来源于不甘人后的压力,太过安稳的生活会消磨一个人的斗志和勇气,去做一些挑战自己的事吧,不要甘于平庸,不要走进那温和的良夜,当我们试图用有限的生命去丈量世界,我们就都是宇宙的歌者。
关闭窗口
  •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 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
  • 华中科技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