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博士大扩招来了!2022年博士招生人数突破13万

2022-06-23



据3月2日教育部发布《2021年教育事业统计数据主要结果》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共招收博士生12.58万人,在读博士生50.95万人!2022年博士将继续实现扩招,按照10%的扩招上限初步预计,今年的博士招生人数将首次突破13万人,而在今年9月新生入学之后,我国在读博士规模或将达到56-57万之间。与此同时,在知乎上,这一问题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热议,有部分网友认为现在这种大环境下,如果“能读到博士就是赚到,以博士的身份就业真是太香“,也有部分网友认为在”内卷“的形势下”博士论文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并且”越来越难毕业“,现在考博也快要”卷哭了“因此要更加慎重。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开举提出了关于高校博士招生名额制度改革的提案,他认为:“高校的科研工作,博士生是主力,博士招生指标太少,很难组建研究团队,更影响科研成果的产出”,应当废除博士招生指标管制,博士招生指标太少,应当由高校自主决定招生名额。

一方面招生规模刷新历史极值,一方面博导们还在抱怨博士招生指标太少,中国的博士招生规模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博士持续扩招是“内卷”,还是进步?在如今形势下,到底是考博,还是不考博去就业?这也引起了大家的共同思考和关注。

冰火之歌!
我国博士教育规模是否已经扩张到“过热”?
博士扩招并非疫情之下的一时冲动之举。事实上,在过去的20年里,全世界博士培养规模都在大幅增长,根据文献资料显示,2000-2010年,世界主要OECD国家博士授予数量年均增长都超过了5%。

与之相伴的结果,便是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国均出现了对博士供给过剩的担忧,在发达国家,学术性岗位无法满足大量博士毕业生的就业需求,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越来越多的博士逃离学术职业,而获得高校的终身教职也越来越难。

2018 年,教育部、财政部及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印发的《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提出要“适度扩大博士研究生规模,加快发展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

但是,按照当前50-56万的博士生在校培养规模,已经触发了许多人的忧虑,截至2021年,中国博士学位年授予量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全球第一,持续不断的扩招将考验高校的培养能力和博导数量危机,学术市场中提供的科研职位和教师职位正不断收窄,博士学位贬值和就业陷入困境,或许即将成为目前博士教育面临的难题。

根据教育部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相关数据显示,近十年间我国的博士招生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博士招生数量已经相比2011年增加了近一倍。

而眼下,博士招生规模仍在以10%左右的增长率持续扩大,一方面的目的可以说是为了缓解就业,而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沈开举老师所说的,我国目前的科研主力军是博士,当前需要急剧扩充在校博士规模。

当前我国的博士教育规模是否已经“过热”?目前,在教育学界已有多种培养规模测量的方法,比如国际比较法、供求预测法等,多少博士规模才是适应我国发展需求的?我们可以摸着美国“过河”,毕竟全世界能够达到5万人/年以上博士学位授予数量的,仅有美国和中国两家。

进退之思!
他山之石“美国博士教育规模“的启示
美国一直将扩大博士教育规模作为提升国家国际竞争力的重要路径,上世纪40-60年代,随着美国资本主义快速发展,博士教育规模随之急速扩张,而60-70年代,美国博士学位授予数量从1万人增长到了3万人,年均增长率超过了10%,1994年,美国大学博士学位授予数量达到了41037人,2019年,美国共授予了55703个博士学位,六十多年以来,博士学位授予数量年均增长率为3.21%。


(图片来源:美国博士教育六十余年来的规模扩张、制度特点与改革趋势[J].湖北社会科学)

经学者研究发现,美国的博士培养规模与经济发展水平(GDP指标)密切相关,同时与美国高等教育研发经费投入有着确定的依赖性。


                 (图片来源:过剩还是不足? 我国博士生培养规模适切性分析[J].研究生教育研究)

也就是说——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越快,对高等教育研发经费投入越多,博士培养规模就会增长得越快。

从GDP的角度来看,我国2016年GDP与博士比数值偏低,但是却能够超过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与美国比我们的博士培养数量太多了,跟其他发达国家比,还是太少了,更何况我国2021年GDP已大幅攀升至17.73万亿美元,多招点博士是应该的。

从人口博士比的数据来看,我国比值远大于发达国家均值,这意味着人口中具备博士学位的数量非常稀少。


                        (图片来源:扩招与限度——博士人才培养规模的测度[J].研究生教育研究)

按照2017年的数据来看,我国博士毕业生占据总人口数量仅为0.42‰,远低于发达五国的均值,美国的比例高达3.04‰,近乎7倍的差距。

根据以上的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的博士招生规模并未“过热”,要达到发达国家的博士培养规模的均值水平,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像最近几年年增长10%的情况,恐怕还会持续5年左右。

按照GDP计算,参照德国、英国的水平,我们每年授予博士学位应达到15万人。

按照人口比例计算,参照美国的水平,我们应当每年授予博士学位42万人,及时与比值较低的日本对照,也应该达到16.29万人。

但是,这样的数值与我们普通人印象中并不相同,我国博士就业现在已经到了“北大博士入职城管”、“清华博士争考杭州街道办”的奇葩阶段,那到底博士招生该不该刹车呢?

左右之难!
博士招生到底该不该“刹车”,不应取决于教育目标而应满足市场需求
国内高等教育扩张是符合世界教育发展规律的,但是对于当前过长的修业年限、毕业要求、资助水平来说,博士教育规模扩张仍然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最终决定博士规模的因素,则主要来自于政府的教育目标、高校决策和学生自己的选择,而市场需求则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那一个。


           (图片来源:美国博士教育六十余年来的规模扩张、制度特点与改革趋势[J].湖北社会科学)

还是以美国博士培养教育为例,在过去的六十年里,美国不同学科领域的博士培养发展并不均衡,尤其是以科学与工程(S&E)领域为为主要的增长点,美国高等教育崇尚“实用主义”和学产有机结合,不断地向工程学、计算机、物理学、生命科学等优势领域倾斜。

非S&E学科领域如心理学、社会科学、教育学、人文与艺术学科则呈现高度饱和、逐渐萎缩的态势,就业形势同样一言难尽。

美国学术劳动力市场已经饱和,超过55%以上的博士都在非学术界就业,难以申请高校终身教职,获得博士学位进不了高校和科研机构的比比皆是。

博士就读期间的论文压力、延期毕业、中途流失、学术廉价劳动力、导师矛盾等问题,在美国也同样是层出不穷。


                   (图片来源:中国博士教育规模扩张:必要性、可行性及其路径选择[J].中国高教研究)
   
对于我国博士教育而言,整体呈现出“未富先老”的迹象,首先是超过一半以上的博士生仍然将学术劳动市场(高校、科研院所)作为首选,进入产业企业的博士比例太低,能够满足企业科技研发和项目攻关需求的博士比例则更为稀少。

还没有足够的博士人才去满足市场需求的前提下,美国博士培养的诸多弊端在我国一样不差地都出现了,博士群体就读期间心理健康问题亟待解决,博士就业难题几乎是人人需要面对的高墙。

博士培养转向服务产业,转向市场需求,则是当下我国博士培养急需去做的事情,现在博士培养规模上来了,如何反哺社会经济发展,促进国家科技与产业进步,则是扩招下一步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而不是培养一群一群的论文高产机器,毕业后扎堆高校“内卷”,没机会就继续博士后生产论文继续卷,将博士培养变成一种高校内部圈地自嗨、论文生产线的奇怪模式。
关闭窗口
  • 中科院大学
  •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