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职位搜索     企业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出国资讯
瓦格纳太太(下)(留学记)
来源名: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类:信息  创建于:2018-10-07 被查看:49次
  到今年7月的1年多时间内,我和瓦格纳太太时而在公交车上碰到,间隔长短不一,短则一周,长则一月有余。她常坐在前排,膝上放着绿色双肩包,双手则搭在包上,神情往往略显疲惫。我们的交谈有时很愉快,当然,偶尔也有无话可说的尴尬,当然还少不了一问一答的“尬聊”。所谈也都是一些关于家庭、工作与生活近况之类的琐事。期间,她儿子想要更多的自由和空间,在哥廷根城里租了间房子。
  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们又在公交车上不期而遇,下车后,闲聊着回家。临别时,她突然问我近期有没有空,他们夫妇俩想邀请我去家里做客。我颇感意外,问何故,她说“聊天”。我转念一想,有时在车上相视无言,颇为窘迫,如果和两个人纯聊天的话,万一刚开始便集体沉默,又不好找借口离去,就让人下不来台了。我说我不太善于聊天,她却说,“我先生的话可多啦”。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再推辞,此一事就算定下了。因为我6月课程排得满满当当,于是我们商定两月后相见,也即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正好她那时也开始休假,时间充裕。随即,她拿出了日程安排簿,在7月16日的日程上写了“聊天”,并在旁边记下了我的名字。我不无玩笑地想,终于,在看医生之外,我有了一个提前两个月的安排。
  7月16日转眼即至,我提着一瓶从超市买来的法国红酒,应邀赴约。瓦格纳太太家只在百步之遥,为了不让主人感觉仓促,虽然约在晚上6点,但我刻意晚了三四分钟才从家里出发。门铃响过之后,瓦格纳先生和太太很快出门来迎接,我们互相寒暄问好,并再次和瓦格纳先生通了姓名。为避免说话客气,瓦格纳先生提议,说话时不用“您”而用“你”来称呼对方。他们家的所在是连排5户人家的房屋,因地势原因,楼上楼下的房子刚好有一层的落差,两层房子的门也分东西两个朝向,楼下东向前面是马路,楼上东向门外亦是马路,楼下和邻居家有树篱或栅栏相隔。进门之后,没来得及参观一下他们家的格局,就直接来到楼下厨房,但见各种厨具整然森列,洁净清爽,地面亦然,还有些微反光。厨房在中国向来是油烟汇集之地,难得干净,但德国做饭不用炒,故极少油烟,当然,干净的厨房也得之于耐心打理。我们在厨房略作盘桓,把东西放下,瓦格纳先生另拿了一瓶红酒和3只酒杯,于是我们来到外面屋檐下。右边几步开外,隔着栅栏,可以窥见邻居家院子有塑料充气的小型游泳池,两个小孩在里面戏水,欢闹声不时传来。
  我们坐定,宾主敬酒之后开始聊天。瓦格纳先生解释道,因为儿子在埃尔福特参加一个国际化学会议,很遗憾不能参加我们的聚会。虽然做客的目的是聊天,但也没必要想着德国人的那股严肃劲,话题自然也很随意。瓦格纳先生问我是否去过卡塞尔周围一处山区,离哥廷根不远,仅50多公里而已。那里曾是20世纪初德国青年运动的圣地,当时的许多青年热衷漫游,手头往往还揣着一本哲学家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我自觉孤陋,未闻周围几十里之外有此地方,瓦格纳先生遂约我下次和他家一起前往游玩。前面说过,瓦格纳先生虽然不工作,但业余爱好偏于文哲史一类,现在更是在哥廷根大学注册了老年大学(人生第三阶段大学)的哲学课程,故而我们的聊天虽然随意,也不时朝此偏向,话题从20世纪初开始,政治、文化、哲学等不一而足,外加一些个人体会,还有一些现在哥廷根城与大学的见闻。
  中途瓦格纳太太回到厨房准备饭菜,10多分钟后她便出来让我们就餐。主餐算不上丰盛,有青菜沙拉、西红柿沙拉和土豆沙拉,外加两种黑森州产的香肠,当然还少不了红酒助兴。因为他们俩都是黑森州人,意在让我尝尝他们家乡的口味,并声言这种香肠在哥廷根是买不到的。诸种沙拉在下午早已备好,只需把香肠烤熟,晚餐即成。
  我们开始用餐。餐盘中的食物将尽之际,瓦格纳太太会询问我是否还需要添一些食物,抑或自行添加亦可,甚少虚礼。用餐时我们继续聊天,聊及在哥廷根的人事,先是德国诗人海涅,此公就读哥廷根之际,生活殊不适意,其《哈尔茨山游记》开篇便提到“哥廷根城自是胜迹,若背向观览此城,则最为让人畅然。”在哥廷根的两年多里,课堂上和日常生活中,几番听当地人引海涅的话自嘲。继而,又提及卡尔·巴特,因我曾闻其名,并在国内时已买了他所著《罗马书释义》,但买书和读书毕竟两回事,故而对其不甚了了。瓦格纳先生说巴特在哥廷根当过教授,并言及卡尔·巴特的寓所所在。
  正餐过后,循着德国人的餐点程序,还有个饭后甜点作为正餐后的调剂。瓦格纳太太预备了奶油和草莓,甚为可口。饭后,我们拿着酒瓶和酒杯继续回到先前待过的屋檐下的座椅上,一边饮酒,一边闲谈。话题又论及近期时事,瓦格纳先生说,对现在的世界,他有时感到无力和困惑不解,世界的变化太快。
  期间,瓦格纳太太偶尔插话几句,偶尔瓦格纳先生提及一些细节,希望在她那里获得更为准确的信息。
  我们这样聊着,直到周围全然暮色沉降,对面身影模糊不清。我估摸时间不早,初次做客,亦不便多扰,遂起身告辞。瓦格纳先生和太太亦起身,相送至门外,并再次提及下次一起前往山区游玩之事。
  作为回应,我邀请他们在我8月访学回来之后和我房东夫妇一起吃饭,由我主厨。等回到家里,掏出手表一看,近5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关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猎头合作 | 使用说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Unknown Space, since 1996